新闻
今天,维果·莫滕森又拒了啥?
2019-06-11 15:27
说维果·莫滕森不红怕是要被打的,可凭他的先天资本和后天功力,本应该比现在更红。
 
1950年代出生那帮老男人,到今天谁没演过三五个出名的角色?汤姆·汉克斯从阿甘成了萨利机长,科林·费斯从达西先生成了乔治六世,就连年轻时吊儿郎当惯了的加里·奥德曼,都靠演丘吉尔满世界拿奖了。
 
维果呢? 演完“人皇”阿拉贡之后,几乎一个能叫得上名字的角色都没有,倒是那些被他拒了的剧本,分量重到随便哪个扔地下,都能砸出个坑。对维果来说,红不红好像没那么重要,戏演得好不好,日子过得开不开心,才重要。
 
 

差一点,他没演成人皇

 
拒绝是贯穿了维果·莫滕森大半辈子演员生涯的关键词。
 
维果被公认的大银幕首秀是1985年的[证人],哈里森·福特是主演,他在里面演了个小小的配角。电影当年提名了八项奥斯卡,都和维果关系不大。
 
[证人]也不算维果的电影处女作,伍迪·艾伦的[开罗紫玫瑰]才是,只不过电影最终上映时,他的戏都被小老头“一剪没”了。是维果运气有点背,也是他“自讨苦吃”。
 
做电影演员之前,他本可以有机会演莎翁剧《亨利五世》,只因为他“想尝试点不一样的生活”,就拒绝了百老汇的舞台,一头扎进好莱坞讨生活。
 
维果运气最好的一次,是接到[指环王]系列的剧本,演了“人皇”阿拉贡。本来这个戏和维果也没什么关系,彼得·杰克逊原定的选角爱尔兰演员斯图尔特·汤森德,为了这个角色,斯图尔特专门训练了两个月,结果进组没两天让彼得·杰克逊又给送回家了。
 
电影里阿拉贡自称87岁,当时30岁不到的斯图尔特长了一张娃娃脸,少了点游侠的沧桑。电影开拍之后重新选角,悬而未决的还是戏份极吃重的角色,不光我们极少听说这种情况,维果也没遇见过。
 
当时他既不认识什么彼得·杰克逊,又压根没看过托尔金那本比三块砖头还厚的《魔戒》,又错过了演员集训,所以压根没打算接这戏,倒是他11岁的儿子亨利,非得撺掇老爸接下这个剧本,这才让维果成了天下归心的“人皇”。
 
演阿拉贡之前,整个1990年代,维果大部分时间都在二三流电影里演配角,倒不至于跑龙套那么惨,但总归经常让人对不上名字和脸。
 
[指环王]虽然群像戏居多,阿拉贡无疑是最出彩的,手执圣剑,率军远征,这样集侠客与王者气度于一身的角色,说句世俗点的话,接到就是赚到。
 
当这种极有可能辅助自己青云直上的绝佳机会摆在面前时,大多数演员都会摆出一副谦恭甚至谦卑的姿态,但维果没有。就像他自己一直说的,“我接这部戏,就是为了让儿子高兴”。因为是开拍后才进组,维果错过了大量的训练,剑术骑马也好,语言也好,都需要他花费相当多的时间才能赶上进度。
 
这些还不是最紧要的,维果没有读过原著《魔戒》,才是大问题。在去片场的飞机上,他花了13个小时,完完整整通读了《魔戒》。
 
托尔金笔下的中土,像是融合北欧神话与维京史诗而成的叙事宇宙,有二分之一北欧血统的维果,像掉进兔子洞一样,一头栽进了托尔金的书中世界,想爬也爬不出来了。
 
拍[指环王]系列那时候还不时兴现在的“真香警告”,不过维果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嘴上说不要,行动很诚实”。
 
在好莱坞,有人追求的是名利双收,走上红毯要做最闪耀的明星,有人只为追求艺术,维果无疑属于后者。
 
对于表演,维果相当看重的是真实体验,但如我们所知,彼得·杰克逊更加执着于在作品中尝试各种先进技术。
 
加上维果曾经说过,“因为[指环王]是三部联拍,到了第二部和第三部,有大量镜头都需要重拍,简直一团乱”,便有媒体断章取义,说维果最讨厌CG特效,甚至还有人谣传因为意见不合,维果直接把导演从大巴车上给推下去了,以致于他在很长时间内都疲于辟谣:“你们别乱传话了,我可从来没和彼得·杰克闹过别扭,更没把他推下车过啊!”虽说是玩笑,可话里也透着点我们人皇“是个狠人”的意思。
 
 
维果拍起戏,相当敢对自己下狠手。[指环王]里阿拉贡有不少打戏,维果都拒绝使用替身,一定要自己上。拍其中一场打戏,他不小心撞断了一颗牙
 
。彼得·杰克逊本来说暂停当天的拍摄,带维果先去医院补牙,结果被他一口回绝:“用不着,你给我用强力胶粘粘,我还能拍”。502粘断牙!真够狠的。吓得导演趁剧组午休,赶紧把维果塞进车里就直奔医院了。
 
阿拉贡剑不离身,为了让自己完全进入角色的状态,维果即使出了片场,也不放下那柄扎眼的圣剑。可路人不明所以,大街上看见迎面走来个一米八的壮汉,手里还擎着一把铁剑,免不了要指指点点议论一番。就为这个,维果拍[指环王]那段时间,被警察盘问了多少次,连他自己都不记得。
 
说到这柄剑,也大有文章,道具师本来给维果准备了更加轻巧灵便的铝剑,还有在打斗过程中不易让演员受伤的橡胶剑,但维果为了追求效果上的真实,拍所有戏用的都是那柄分量不轻的铁剑,并且任谁说出大天都不换。
 
按他的想法,阿拉贡的境界,算得上“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一旦换了轻便的剑,发力、搏斗的动作全都会失真,相应整个人物呈现的效果,也都会大打折扣。
 
为[指环王]担任动作指导的鲍伯·安德森是一位英国的击剑大师,看过了维果沉稳有力的招式,对他毫不吝赞美之词,说他是“我训练过的最出色的剑客”,其实拍[指环王]系列之前,维果根本没用过剑。
 
这些体力付出已然不易,脑力付出同样不可缺少。
 
虽说维果拍[指环王]系列之前根本没读过《魔戒》,既然接了角色,下功夫研究是必须不能少的。书中写道,阿拉贡少年时代生长在瑞文戴尔,维果看过剧本,察觉台词如果全用英文有失严谨,用精灵语和精灵对话,才更符合阿拉贡的成长经历和故事逻辑。
 
精灵语虽然是托尔金老爷子自创的,倒也完全难不住语言天赋超群的维果,对于能无缝切换英语、西班牙语和丹麦语的他来说,再多学个精灵语,几乎不算难事。
 
拍戏是一丝一毫绝不马虎,戏外的维果,又浪漫到一塌糊涂。[指环王]系列杀青后,他买下阿拉贡的恋人亚玟的坐骑白马,当作礼物送给饰演亚玟的丽芙·泰勒。
 
[指环王]系列成了千禧年之际最震撼人心的魔幻史诗,堪称完美人格的阿拉贡,让维果的名字被越来越多影迷记住。
 
 
几年之后,彼得·杰克逊筹拍[霍比特人]系列,当制片人找到维果,问他是否有兴趣在这个[指环王]系列的前传中继续饰演阿拉贡时,维果拒绝了。
 
他的理由很简单,根据托尔金的原著,《霍比特人》的故事,发生在《魔戒》之前将近60年,彼时阿拉贡尚在青年,游历中土,显然不会与《霍比特人》的主角比尔博·巴金斯过从甚密。如果为了让他出演,便强行给阿拉贡“加戏”,无疑打乱了托尔金的中土编年史。
 
当然,对于那些不是《魔戒》原著忠实粉丝的人来说,两个系列之间的叙事逻辑不是最重要的,一个演员借力东风,直上青云,之后拒绝了归队,骂他忘恩负义才重要。
 
如果和这种半瓶子醋的观众针尖对麦芒,等不到[霍比特人]上映维果怕是就该被气死了。
 
但到底是演过阿拉贡的人,论气度、胸襟与关怀,维果始终保持着人皇该有的样子。他告诉记者:“[霍比特人:意外之旅]首映当天,我去看了。那天和我同场的是好多小孩和他们的爸妈,他们拿着爆米花,全都开开心心的。电影是3D的,很震撼,但我坐在人群当中,注意到的尽是画面上那些熟悉的地方。哪条小路通向哪个湖,我们在哪儿钓过鱼,这些我都记得。”
 
明明舍不得中土,却为了故事的合理性,与自己心心念念的书中世界作别,这是维果对《魔戒》和托尔金的尊重,也是对艺术的尊重。
 
距离[指环王]系列首部电影上映已经过去快20年,最近亚马逊正着手制作这部史诗的剧集版,新任阿拉贡的人选也备受关注。维果如果能重回中土,哪怕只是几分钟的客串,大约都能让喜欢他的观众格外开心,当然照他的脾气来说,这种希望实在渺茫到可以忽略。
 
况且根据目前有限的信息,[指环王]剧集将把重头戏放在《魔戒》的第二纪元,阿拉贡是第三纪元的人物,贸然出现的话,怕是要成了关公战秦琼。
 
不过维果确实给了剧集版里“中土宇宙”的后来者(按中土历,其实人家是前辈啦!)一些建议:“光读《魔戒》是远远不够的,你还得多读包括北欧神话在内的传说故事,才能了解一些托尔金谋篇布局的心思所在。
 
如果有可能,最好再读一下《尼伯龙根的指环》和冰岛的《沃尔松格传说》(Volsunga saga)。如果能看看黑泽明的电影,也会对你有用的,相信我。”谁能想到20年前,就是这个人临时接到[指环王]系列的剧本,还在飞机上恶补了一路的原著呢!
 

差一点,他可以演金刚狼

 
维果原本能在演[指环王]系列之前就红的,如果他没有拒绝演[金刚狼]的话。
 
说起来,维果拒掉[金刚狼]的剧本,也和儿子亨利多少有点关系。当时导演布莱恩·辛格邀请他见面详谈,维果就带着漫画迷小亨利一起去了。
 
在辛格的工作室,导演给他们父子看了一系列[金刚狼]的设定画稿、故事板,还有角色模型,亨利这个十岁小孩,指着故事板振振有词地告诉辛格,“你要想拍[金刚狼],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得改”。
 
维果那时同期手上还有其他项目,刚好和[金刚狼]的拍摄撞档了,最终无缘加入漫威宇宙,后来剧本辗转到了休·杰克曼手上。
 
假设他接了[金刚狼],那么在后续的[X战警]系列里,“人皇”和甘道夫(注:[指环王]系列中饰演甘道夫的伊恩·麦克莱恩,在[X战警]系列中饰演老年万磁王)再聚首完全不是梦。可惜维果没给我们留这个机会。
 
没当成金刚狼,卸下“人皇”身份之后,维果倒是一点没耽误地连拍了两部动作片,因为他遇到了一位艺术上的知音,大卫·柯南伯格。
 
90%动作片的主人公,制造“配方”多少有些换汤不换药,功夫了得,气场全开,再加上一点骑士精神,嗯,和制造飞天小女警的流程几乎差不多。
 
维果恰恰是那无法被类型化的10%,外化的一拳一脚、一板一眼,在他这儿都不是最要紧的了,单是这个人往取景框里一站,无需过多动作或是表情的修饰,就天然带着不怒自威退敌于无形的肃杀。
 
 
化繁为简,是柯南伯格教给维果的第一课。
 
两人首次合作始于2005年的影片[暴力史],第一次见面时,柯南伯格给了维果一份120页的剧本,等到电影开拍,剧本只剩下70页多一点。
 
“[暴力史]的原著就是一本流行小说,也不是什么长篇名著。柯南伯格当时告诉我,剧本里只留下了推动故事必需的内容,那些不需要靠对话去展示的东西,你只管按你的理解去演”,这是维果后来的回忆。
 
片中他饰演了一个收敛起血腥过往的男人,一心所求无非是三餐一宿的平淡生活,但暴力之于他永远如影随形。这个角色话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停滞在一种相对稳态里,但凡出手又必定狠辣凌厉,因此人物身上,更多的是留白,是内部消化情绪后的不着痕迹。
 
这就使化繁为简变得格外重要,整个故事容不下冗余的过渡,必须让人物的状态一步到位,正中靶心。
 
要达到这种效果,对剧本的要求是要用最精炼的语言推进故事,对演员的要求则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动最准确的情绪。
 
这样高难度的、能让自己的演技产生脱胎换骨式飞跃训练机会,不是每个演员都能有幸遇到的,还好维果抓住了。
 
[暴力史]里维果的化繁为简是写意。到了他和柯南伯格第二次合作的[东方的承诺]时,导演对他的要求提高了,要保持对人物写意的精髓,同时将更多写实的细节糅合进角色与故事之中。
 
保持不安,是柯南伯格教给维果的第二课。
 
[东方的承诺]中维果的角色要比[暴力史]复杂了不少,看似只是俄罗斯黑帮组织里不起眼的司机,与少东家之间揪扯不清的暧昧情愫,似有若无的卧底身份,自身尚未泯灭的正义感,以及精于筹谋计算,深不可测的城府,让这个人物的面具有如身上的纹身一般多。
 
诸多身份的拉扯下,维果饰演的这个叫尼古拉的男人,常常保持着一种看似云淡风轻,实则草木皆兵的情绪状态。
 
为了找到这种不安感,维果在[东方的承诺]开拍前,只身一人,去了趟俄罗斯。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再到西伯利亚的乌拉尔山,和当地人语言不怎么通的维果,这一路基本几乎没有闲暇看风景,倒是把俄罗斯黑帮Vory v Zakone的来龙去脉研究透了,查了不少官方记载的历史资料,也听了不少真假难辨的民间传闻。
 
旅行归来,就连他的口音也自然而然地沾染了俄罗斯风味,这准备工作,火候已然差不多了。
 
 
尼古拉是一个复杂的角色,并且复杂得很有意思,关于他身份的秘密,都写在纹身里。这些纹身大部分都是化妆师画在维果身上的,但是有一天,收工之后他忘了洗掉就直接去喝酒。
 
结果从进屋开始,维果就发现那天酒吧的气氛特别不正常。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几个人,见了他赶紧收声。起初他既没听清周围的人在嘀咕什么,也没发觉竟然是自己引起的·小插曲,后来经人提醒才忽然想起来,敢情酒吧里有人把他当成真的黑帮了,误会差点闹大。
 
不过这些漂亮纹身里,还的确有维果自己的,拍完[指环王]系列,护戒小队每个人都在身上纹了精灵语的“九”。本来他们说好了,谁都不要去公开这些纹身,但是维果纹在了肩上,[东方的承诺]里有他脱掉上衣的戏,纹身自然藏不住了。
 
在这些由专门设计师打造的纹身当中,维果最喜欢的是纹在脚踝上的两句话,左边是“你去哪儿”,右边是“关你屁事”,两句话都是用俄语写的,维果知道了意思之后哈哈大笑,直说“右脚一点都不尊重左脚”。
 
因为是第二次合作,维果和柯南伯格都更放得开,也更默契了。
 
[东方的承诺]里有一场真拳拳到肉的动作戏,是维果饰演的尼古拉被出卖,在公共澡堂遭人袭击。剧本上关于这个桥段的描述非常简洁,只一句“两个男人走进澡堂,和尼古拉打起来”(影片的剧本由史蒂文·奈特操刀,而他的“画风”一向趋于复杂场面简单处理,单看他后来开发的剧集[浴血黑帮]就知道了)。
 
关于这段戏怎么拍,柯南伯格想了好几个月,也和造型师摄影师一再沟通过,如果是比较拘束的演员,那给他围上条毛巾拍也说得过去,只是导演本心觉得这种处理实在傻得够呛。
 
柯南伯格和维果也算心有灵犀,他料定维果自然忍不了这种细节的小偏差毁掉整个角色。
 
果不其然,当他告诉维果,自己希望尼古拉一丝不挂地在澡堂里来个帅气的一打二,维果当即答应。后来他回忆,“我大约花了八秒钟,就决定按柯南伯格的设想来演,这场戏要拍只能裸着拍”。
 
澡堂大战一共拍了三天,维果就挨了三天揍,柯南伯格有完美主义者的通病,恨不得每一帧都恰到好处,维果也一样。后来,还是化妆师悄悄告诉柯南伯格,其实从头一天拍了没几条的时候,维果就已经满身是伤了。
 
柯南伯格也真的格外擅长给维果出难题,[东方的承诺]之后,他又带着[危险方法]的剧本找维果,想让他演弗洛伊德。
 
维果说,这要是旁人拿来剧本,他一准拒了。弗洛伊德不是虚构人物,他在历史上真正存在过,再怎么演也变不成他。不过柯南伯格想拍,维果一定会演。如果说先前两次合作,柯南伯格让维果锻炼的是“筋骨皮”,那到了[危险方法],就纯粹需要他提得住“一口气”了。
 
开拍之前,维果把自己泡在关于弗洛伊德的资料里,不只是读他的著作,手札书信,只要能拼凑出真实弗洛伊德的线索,他一点都不会放过。说得夸张点,维果那段时间已经快赶上专门做弗洛伊德研究的学者,搞专业课题时的专注了。功夫下得够多,一个有血有肉的弗洛伊德,在维果的认识里变得越来越面目清晰。
 
 
多数人印象中的弗洛伊德,都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大胡子,起初维果也是这么觉得,他要演的这个人,十数年连穿衣打扮都几乎没有太大改变,该是多么刻板严肃。但从弗洛伊德与家人的通信里,维果发现这个说着“玩笑都有认真成分”的学究,其实也有轻快跳脱的一面。
 
并且维果明显感受到,弗洛伊德在与人交流的过程中,尤其擅长深入浅出,把复杂的心理学理论说得通俗易懂。抓住这一点,就像解开了[危险方法]这部电影的关窍,也是靠模仿弗洛伊德的“话术”,维果才极大程度地还原了这个在他看来原本没法演的角色。
 
关于[危险方法]还有一段小插曲,弗洛伊德爱抽雪茄,维果就专门从爷爷留下的老物件里,找出了20世纪初的雪茄,拿到电影里来做道具,而且在片场也是烟不离手。那时候,距离[指环王]系列已经十多年了,维果这“霸占道具”的习惯,竟然一点没变。
 

差一点,他可以演超人

 
90%的演员都不希望观众一提到自己,只记得某一个角色,维果除外。
 
即使到了现在,大部分观众看到维果的名字,第一反应也多半是“人皇”,对这件事,维果完全不以为意,他甚至说如果等到他老得演不动戏了,观众还能记得阿拉贡,那绝对能证明自己是成功的。
 
其实维果也不是一点没可能摆脱“人皇”这个标签,因为扎克·施耐德不止一次想邀请他入驻DC宇宙,加盟[超人]系列,维果都摆摆手拒绝了。他的理由几乎简单到任性:“我觉得我演不来。”
 
不当全世界的超级英雄也没什么好遗憾,维果后来在六个孩子心目中,成了无可取代的“超级英雄”。
 
 
2016年,由他主演的[神奇队长]从圣丹斯杀到戛纳,最后还为维果拿到奥斯卡最佳男主的提名,这也是继[东方的承诺]之后,他的名字又一次出现在男主五强名单之中。
 
[神奇队长]也是维果最初想要拒掉的剧本,倒不是因为不喜欢这个故事,只是日程实在安排不开了。还好,导演马特·罗斯抱着等不到维果不罢休的心态,一直等到他档期空下来。
 
维果也感念马特的执着,电影制作中后期,因为有些段落涉及补拍,他二话不说,有求必应。后来[神奇队长]辗转多个电影节与影展,马特逢人就夸维果,“我从没遇见过这么好说话的演员,别人都是自己的工作干完就甩手走人,维果不是,我什么时候需要他,他都会优先安排时间给我”。
 
要知道和[神奇队长]拍摄差不多前后脚的时间,昆汀递过来[八恶人]的剧本,维果就是因为日程冲突拒掉的。
 
[神奇队长]里,维果给六个皮孩儿当爹又当妈,上一次大银幕上类似的角色,大概的追溯到[音乐之声]里的冯·特拉普上校了。
 
不同于规矩森严的上校,维果这个老爸,对孩子是完全散养。许是自己就任性到太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了,片子拍了一夏天,维果戏里和六个儿女关系好得像一家人,孩子们都不叫他莫滕森先生,直接改叫“夏天爸爸”了。
 
维果也不止一次说过,当了这么多年演员,能在快60岁的时候,演到自己最喜欢的角色,[神奇队长]这戏接得真是一点都不亏。
 
维果之所以如此偏爱[神奇队长]里“笨”爸爸的角色,不排除是因为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片中的本和妻子在不受世俗纷扰的桃花源养育子女,维果虽然人在遍地浮华的好莱坞,灵魂却总是抽离出名利场之外。本是小隐隐于野,维果则是大隐隐于世,他不但干得出拒掉剧本的事,还拒绝活得像个明星。
 
[神奇队长]上映后,《时尚先生》的记者和维果约定采访,到了纽约机场,竟然发现维果开车来接他了,还专门给他准备了枫糖煎饼。
 
记者调侃说,“这种事乔治·克鲁尼就做不来”,维果回答:“可能还是我比较闲吧。”
 
拒绝[超人]剧本的人,大约从来都不想当超人,只想当凡人。
 
不过,谁说凡人就一定没有超人可爱?不在片场的时候,维果经常随便套上松松垮垮的格子衬衣和牛仔裤,就直奔平时最常去的小酒馆。和老板插科打诨加贫嘴,一晚上能消灭好几扎啤酒。
 
说到衣着,还有件不得不提的趣事。维果因为[神奇队长]入围奥斯卡,在红毯上,有记者问他,穿的礼服是哪个品牌赞助的。维果随口说了个名字,说完抬脚就走,记者们一半没听过,一半没听清,一时间有人忙着记笔记,有人赶紧谷歌。也不知道谁现场喊了一句,“你说的这人是打橄榄球的啊”,再找维果,人家早就没影儿了。
 
有人说维果是整个好莱坞对别人最产生不了威胁的男演员,就算是各家经纪人恨不得挤破脑袋来争的剧本,递到他手里,他一句不喜欢,就能让人家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是维果不想红吗?没人会和利益过不去,但红不等于好演员,好演员也不等于也每次表演都能忠于自我,对于维果来说,他的排序是自我>好演员>红。
 
他把表演和绘画做了一个类比:“如果你的底色是蓝色,那么很多剧本之于你,就是把其他色彩混合在蓝色里面,有时候他们会给你剩一点表现蓝色的空间,也很有可能一点不剩。或者他们一开始就没想要蓝色,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留着自己未经污染的底色,干脆一走了之。”
 
红可以坐拥粉丝千万,演技好可以受人仰望,比起这些有的没的身外虚名,忠于内心和自我,才能给维果带来真正的快乐,他也确实执着,半生时间都在追寻并享受这种快乐。
 
 
喜欢维果的影迷总为他奥斯卡三番陪跑倍加遗憾,他自己呢?比谁都看得开。
 
“我不觉得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获奖是多大的好事,当然了,你会因为奖项加持,拥有更多的商业资源。但如果想追求艺术本身,获奖对人的负面影响显然更大。或许是我有点悲观”。
 
的确,当演员不得不考量作品之外的综合因素时,势必无法把全部心思和灵感都用于彰显作品的艺术价值,甚至不少情况下,艺术追求都是需要妥协的。你可以看不上维果过份带着文艺青年通病的理想主义情结,却又不得不佩服他任由自己的“文艺病”蔓延,直到病入膏肓也懒得治的放纵。
 
如果他年轻时就懂得偶尔妥协,去迎合一下好莱坞的风潮,他本可以比现在更红、更成功。可他呢?全然不屑于为这种世俗定义里的成功“屈尊降贵”,也唯独如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皇”,骨子里始终是“人皇”。
 
演员之于他不过是爱好之一,就算不演戏,他出诗集画册,出爵士乐唱片,出摄影集,一样既自得其乐,又能做出不错的成绩。好莱坞太不缺超级巨星,人人鲜衣怒马,却未必人人都有少年时的孟浪闲散。
 
因为[绿皮书],维果终于站上了奥斯卡领奖台,尽管是和整个剧组一起。
 
导演彼得·法雷里致获奖感言时,恰到好处地调动情感,说“没有维果就没有[绿皮书]”,摄影机摇到舞台边缘,才拍到游离在人群最外侧,一脸平静的维果
 
按他的脾气,如果最佳影片大热门的男主角能不参加奥斯卡典礼,八成他就不来了。
 
比起穿着一个褶儿都没有的西装,在杜比剧院正襟危坐一整晚,他可能更愿意花时间去照顾[绿皮书]片场,不小心被车撞受伤的那只叫拉里的小乌鸦。
 
 
文_喵喵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4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看电影9918
很喜欢的一个演员
2019-06-19   19:52
核弹西兰花
喜欢这样的人
2019-06-12   02:42
萨菲罗斯
一个方法派匠心独具的好演员,暴力史中平静的爆发使人震撼,生活态度更值得钦佩。
2019-06-12   00:36
Benzx-1983
他很棒真的,他不需要那么多的角色来证明他的出色
2019-06-11   15:38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