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一个蜘蛛六个侠
2019-06-11 17:37
[蜘蛛侠:平行宇宙]太酷了,这才是漫改动画应该有的样子。
 
它让你的每颗脑细胞,都找到一种像汽水猛砸进玻璃杯,再扔进去五个冰块的爽感。
 
漫画和电影原本是两个“平行宇宙”,漫画格里没有电影镜头的纵深,电影画面要补齐漫画的留白,想让这两个宇宙合二为一,需要在解构现实世界的基础上,重新建构漫画世界,这还仅仅是在世界观上要做的基本功课。
 
一部蜘蛛侠电影里闯进六个蜘蛛侠,这才是故事的重头,无怪乎导演鲍勃·佩尔西凯蒂和彼得·拉姆齐说,这哪儿是拍一部电影,分明多加了五倍工作量。
 
视觉玩儿得再飞都不怕,都市英雄的精神,给电影里稳稳扎住了根。
 
六个蜘蛛侠齐出马,颇有一种英雄不问出处的壮怀激烈。感谢买蜘蛛服的斯坦·李爷爷,给了我们一个最美的梦,每个人都能在你的宇宙里,做个英雄。
 
 

青出于蓝:小黑蛛VS蜘蛛侠

 
迈尔斯·莫拉莱斯
迈尔斯·莫拉莱斯当之无愧是[蜘蛛侠:平行宇宙]里的大男主,也是整部电影的“漫画担当”。艺术指导贾斯汀·K·托马斯花了不少心思,把迈尔斯设计成“漫画书里走出来的男孩”,要完成这个目标,最重要的是“夸张”。有道是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迈尔斯的形象先被贾斯汀夸张化处理了,宽脑门,大鼻子大眼,厚嘴唇,拍扁了他,和漫画书里的人物几乎别无二致。动作设计上,贾斯汀有意强化了迈尔斯的速度和灵活度,漫画里走出的小黑蛛,这下可以闪转腾挪大闹纽约了。
 
彼得·帕克
彼得·帕克在[蜘蛛侠:平行宇宙]里是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辈,但也是大部分非漫画迷观众所认识的唯一蜘蛛侠。迈尔斯要越夸张越好,彼得却是越保守越好,要忠实于经典。红蓝配的蜘蛛侠战服当然是彼得的标配,贾斯汀要做的,是从细节上呈现他中年失意的颓丧感,比如试试让彼得的啤酒肚塞不进战服怎么样?除此之外,贾斯汀还有意把彼得搞得发型凌乱,胡子拉碴,不修边幅到连穿了一样一只鞋都不自知,从头到脚没一丢丢像超级英雄,要像个行走的大垃圾袋才对味。
 
 

并肩而战:家人 VS 敌人

 
迈尔斯父母
迈尔斯家是名副其实的父严母慈,警察爸爸人高马大健壮如山,医生妈妈善解人意温柔似水。因此爸爸的形象就需要突出保守感与父权的威严感,在这一点上,警服无疑起到了效果加成的作用。妈妈的形象则要更加跳脱活波,乱蓬蓬的发辫加上略有污渍的医生制服,将她在家庭与职场的不同身份进行了有机融合,再加上一点对儿子习惯性地过度保护,完美。
 
亚伦·莫拉莱斯
叔叔亚伦之于迈尔斯来说是相当特别的存在,在家庭身份下,他和迈尔斯心性相通,是超越年龄的玩伴,在隐藏身份下,他们则成了敌人。贾斯汀在设计亚伦这个角色时,着重凸显了他的神秘感,动画电影中有条不成文的规律,过分细瘦的人物往往是藏着不可告人背景的坏蛋,但亚伦又不会坏到丧心病狂,迈尔斯这个小孩,让他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也让他有了牵绊。
 
章鱼博士
章鱼博士是反派阵营中相当拉风的存在,如何在这个没有感情的高智商科研大师身上加入与生俱来的女性特质,是贾斯汀找到的突破口。他没有给章鱼博士设计传统反派身上常见的“机械臂”,而是换成了类似章鱼肢体的、更加柔软的触手,在攻击对手时,这样的触手造成了一种类似蟒蛇绕颈的压迫性破坏力,让人尤其胆寒。
 
金并
金并是典型的垄断集团独裁者+穷凶极恶偏执狂型的坏人,他的犯罪细胞似乎全都装在脑子里,并且像肿瘤一样蔓延到了全身。有趣的是,这样一个犯罪大师,在对抗蜘蛛侠的过程中竟然全靠物理攻击,和爬上帝国大厦的金刚没什么两样。金并制造对撞机的初衷是为了找回意外丧生的家人,这多少也算得上是“铁汉柔情”了吧。
 
 

各显神通:平行宇宙来的蜘蛛侠

 
格温·斯黛西
格温·斯黛西是迈尔斯和彼得之外,戏份最吃重的蜘蛛侠。贾斯汀·K·托马斯也非常喜欢格温,在设计上直接借鉴了《蜘蛛女》原著漫画中的形象,用贾斯汀的话说,“我尤其喜欢格温帽兜内侧以干笔画法呈现出的蜘蛛网纹理,粉红色+白色,粉紫色+薄荷绿的配色也十分让我着迷”。贾斯汀还专门拿着自己为格温制作的配色方案,向漫画作者杰森·拉图尔请教过。
 
暗影蜘蛛侠
暗影蜘蛛侠的形象参考了1930年代风靡美国的侦探漫画,平行宇宙之所以有这样一个角色的加入,也是为了致敬在蜘蛛侠这类超级英雄出现前,就已经在漫画世界里惩恶扬善的英雄们。可以明显看出,和其他几位同盟相比,暗影蜘蛛侠形象的保真度非常低,周身还遍布着乍一看相当波普艺术的点状物,这些都是为了还原当时年代漫画作品的印刷质感而有意为之的设计。
 
蜘猪侠
蜘猪侠在片中虽然戏份不多却相当抢镜,贾斯汀是从漫画家塞尔吉奥·阿拉贡内斯(Sergio Aragonés)和哈维·库兹曼(Harvey Kurtzman)以往的作品中找到的灵感。通过这个角色,他想要传达一种“天下漫画是一家”的理念,因为在不少读者和观众看来,不同风格的漫画角色,确实像来自平行宇宙,可爱形象归一群,英雄形象归一群,是不相往来的,蜘猪侠则颠覆了这种既定认知。
 
潘妮·帕克
潘妮·帕克存在的理由和蜘猪侠差不多,也是为了“打破次元壁”而存在的,只不过蜘猪侠是从卡通次元穿过来的,潘妮是从少女漫次元穿过来的。为[蜘蛛侠:平行宇宙]担任视效设计的阿尔贝托·米尔戈曾经画过潘妮的预设稿,不过他笔下的蜘蛛妹不是可爱挂的,倒是颇有点不良少女的酷劲儿。如果你看过[爱,死亡和机器人]的话,这个形象一定会让你想到[证人]一集中的女孩,阿尔贝托正好是该集的导演。
 
 

冷暖空气对流:地标的艺术

 
“平行”曼哈顿
贾斯汀·K·托马斯说,[蜘蛛侠:平行宇宙]里的曼哈顿,象征着迈尔斯肩上的责任。他从手腕弹射出蜘蛛丝,在半空俯瞰这座城市的时刻,也是他从一个普通中学生蜕变成超级英雄的高光时刻。曼哈顿的地上摩天大楼林立,仿佛永远在堵车,永远被市井烟火气包围。霓虹灯也是必不可少的元素,蓝色夜空下饱和度极高的粉紫色,给整座城市加入了赛博朋克气质。地下则是另一个存在,盘根错节的金属管道彼此勾连,脏乱冰冷,最适合滋养犯罪与不可告人的阴谋。地上地下如同两城,也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奥义。
 
Alchemax
像大多数邪恶财阀一样,金并的品味一点不差。Alchemax公司整体设计上十分具有未来感,以白色为设计主导色,简洁且不夹杂情感。这和光怪陆离的曼哈顿在视觉上形成二元对立。在整个漫威宇宙中,Alchemax也是相当重要的存在,此次在[蜘蛛侠:平行宇宙]中出现,也是让不少漫画迷尖叫出声的彩蛋。
 
泽维尔高中
迈尔斯说什么也不愿意去的学校。整幢建筑上好像写着“优秀”两个字,内部结构和分区,与美式青春片中大多数名校别无二致,当然,也规矩得毫无性格。只有到了宿舍,才能让迈尔斯找到一点点稀薄的归属感。校园的整洁和宿舍的杂乱是一组对照,不用多说,你就知道迈尔斯这样满脑子古怪想法的小孩,在这个“优等生制造机”绝对会水土不服。
 
 

不要目标,只要胡闹:涂鸦的艺术

 
老师给迈尔斯留了个作业,让他写“远大前程”,结果他跟着叔叔跑出去搞涂鸦,在墙上喷了个“没前程”,然后就让蜘蛛咬了……
 
话说回来,[蜘蛛侠:平行宇宙]把涂鸦“玩”出了朋克美学。
 
把涂鸦创意付诸实施的影片的艺术指导帕特里克·奥基夫,小时候也是皮孩儿一个,十几岁那会儿偷偷跑到地铁里逮着块墙就喷,画得太忘情,没注意警察早就跟他后面看半天了。
 
在家等着起诉书的帕特里克,竟然等来了加拿大艺术协会的邀请函,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一次涂鸦创作活动,这让他高兴得不行,终于可以随便喷墙又不会被警察叔叔抓走了。
 
帕特里克说,涂鸦成功的关窍在于如何通过色彩与剪影的巧妙结合,创造图像的透视感。
 
[蜘蛛侠:平行宇宙]中的涂鸦,则是他观察多伦多地铁里涂鸦画家的作品找到的灵感。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4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Titans_zhang
2019-06-12   06:49
Ada
🍎
2019-06-11   23:42
pocketme(猴哥)
👏
2019-06-11   23:09
爱看电影
🐮🍺
2019-06-11   22:34
核弹西兰花
年度第二
2019-06-11   21:43
李家虎
那就王昌。电影王成,啊不带扬董春玉电影董存瑞。王成。
2019-06-11   20:39
云小主
👏
2019-06-11   20:19
孙暴雨
年度最佳
2019-06-11   19:02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