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红尘中的女人——京町子
2019-07-10 10:48
银幕上的京町子,多半饰演勾人世俗欲望,或是充满俗世怨恨的角色,活脱脱一个红尘中的女人。
 
高贵、典雅、冷艳,一般与她的角色无关,她代表的是此类形象的对立面——卑微、刻薄、艳俗。
 
当然,这不是铁律,在[地狱门]、[杨贵妃]等片里,她也演过身份高贵的角色。但总的来说,她的银幕形象更多是被定义在俗世女性范围内,因此也常被视作那个年代观众欲望投射的对象。

先入为主的身体

演员,外形始终是第一要素,一个敲门砖。在未得到机会秀出演技前,所有人都是依靠个人直觉,通过外形气质判断某个演员是否符合他们对某个角色的想象。
 
即便拥有成熟的演技,外形仍然会成为一种限定因素:英俊、美艳的可能多被安排饰演郎才女貌类的角色;大众脸的就多是饰演配角,幸运的,遇到伯乐,专职于某类特定故事或角色;不好看但有特点的或许常接到一些特立独行或命运多舛的边缘人角色,亦或走谐星路线。
 
京町子外形丰满,进入影坛后,多被赋予引起欲念或是刻薄尖酸的角色,我行我素,大胆开放。
 
但与她合作过影片[虚饰的盛装]的导演吉村公三郎,称她在现实里,性格温和,沉默寡言,同银幕中的形象很不同。这恰好也是她演技的一个验证。
 
尽管并不喜欢电影公司把自己定位为“肉体女优”,但在那个尚且保守的年代,对欲望的表现并不那么直白,所以她演的那些妩媚妖艳、红颜祸水的角色,并不是花瓶或纯粹情欲类角色,而是影片故事的驱动力之一,充分靠验她与其他角色的互动。
 
1924年3越15日,京町子在大阪出生,本名矢野元子,跟随母姓。
 
从小,她的家庭就不完整,父母没有登记结婚,三岁时,父亲便离开了她们母女。
 
1936年,矢野元子进入大阪松竹少女歌剧团,取艺名京町子,培训半年后开始参加舞台演出,成为舞蹈演员,到1944年首次参演电影,但重心依然在剧团工作上。
 
1949年初,京町子离开松竹歌剧团,进入大映公司,成为电影演员。第一部让她名声大噪的电影[痴人之爱],改编自日本唯美派小说家谷崎润一郎的同名小说。
 
这部小说以人的官能愉悦为主题,主人公河合让治是个电力工程师,生活保守单调,内心却沉迷于一位具有西方肉体美的少女,想要把她打造成自己有品位有教养的妻子;少女贪玩放纵,与让治的期待大相径庭,但他已经完全被她的肉体吸引,最后反倒成了少女的“玩物”,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愿意任其摆布。
 
京町子饰演的正是这样一个火辣野蛮的少女,对肉体美的表现从外在渗入到男性意识之中。
 
让京町子出演如此具有肉体诱惑的角色,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奠定了她日后最具代表性的银幕形象——或性感、或妩媚、或开放、或危险的女性。
 
与那个年代活跃于银幕的四大女优——田中绢代、原节子、高峰秀子和山田五十铃相比,京町子被塑造成最具烟火和欲望气息的性感女星。
 
若尾文子与京町子合作过多部电影,其中[赤线地带]、[浮草]广为人知。
 
 
在这两部电影里,她们饰演的角色身份相同——[赤线地带]中是妓女,[浮草]里是剧团演员。若尾文子的职业生涯里也演过众多魅惑、靓丽的角色,但与京町子相比,外表总是多一份纯情和高贵,充满,蛊惑性,不像京町子的角色那样,要么勾起纯粹欲念,要么坠入人间烟火。
 
[赤线地带]中,京町子的角色摩登现代,若尾文子的则古典娇艳;[浮草]里,京町子的角色像是普通家庭里可怜的容颜渐衰的妻子,为丈夫在外偷腥而大发雷霆却无济于事;若尾文子的则是涉世未深的清纯少女,泛起纯洁的恋爱冲动。
 
作为演员,要想别人忽略其身体和外貌的气质,实在太难。
 
好的演员能够驾驭这种气质,游刃有余地利用其塑造角色,但也可能会被环境左右,被迫落入同类单调角色的束缚中,运气差点的,几次重复后便被人忘记,很难再有突破。
 
京町子是好演员也是幸运的,在那个电影巨匠辈出的年代,能够接到众多具有深度的角色,即便被定义为“肉体女优”,也没有沦为花瓶角色代言人。
 
1950和1960年代是京町子事业的高峰期,出演了八十多部电影,是个不折不扣的银幕女王。
 

不可忽视的演技

1949年主演了[痴人之爱]等电影后,次年,京町子获得电影公司重用,被推荐给黑泽明,让她饰演[罗生门]里行为复杂的女主角——武士的妻子真砂。
 
黑泽明对京町子没兴趣,本来想找原节子来演女主角,但是看到她剃了眉毛(片中角色需求)来试镜后,便决定用她。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个角色京町子完成得异常丰满,前后的心理和行为的变化,很好地透过外在的表演呈现出来。
 
很难想象,纯情的原节子饰演黑化放浪的恶女角色会是什么样,不能说她演不好,但肯定不在很多人的期待之中。
 
真砂的出场颇显高贵而神秘:蒙着面纱,骑在马上,由武士牵着在丛林中赶路。强盗多囊丸撇见真砂的容貌后,顿生邪念,捆住武士,强暴了真砂。
 
在官府的审判中,强盗、真砂及被招魂的武士,对此事各执一词,孰真孰假,难以分辨。本来骑在马上不惹尘埃的真砂,后来时而柔弱无助,时而狠毒无情,时而烈女附身,俨然与纯情和高贵的形象划清了界限。
 
这个角色对于当时成为电影演员才一年的京町子来说,确实富有挑战性,幸而有黑泽明的调教和镜头语言帮衬,她的表演潜力能够得到最大化的发挥。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罗生门]夺得1951年威尼斯电影节最高奖金狮奖,为日本电影打开国际之门。
 
 
1950年,京町子还接演了一部重要的电影——[虚饰的盛装],吉村公三郎执导、新藤兼人编剧。
 
她在片中饰演一名刻薄的艺妓,凡是只为自己考虑,不同情任何人,只要给钱,就会把男人忽悠得像是自己的丈夫、情人,没钱,便会露出尖酸刻薄的本性。她认了命,
 
看清艺妓游戏的本质,自然不会投入感情进去,但是对有正当职业的妹妹,她却鼓励她大胆追求个人幸福,抛开生活的条条框框。
 
仅仅出道一年多,京町子就陆续获得与大导演合作的机会,饰演的角色虽然会被贴上“诱惑”、“放荡”之类的标签,但角色的厚度和丰满程度,绝非这些标签所能概括的。
 
她们被京町子的表演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不只是角色或者观众的欲望投射对象。
 
1953年,京町子有两部非常重要的作品上映,分别是与沟口健二合作的[雨月物语],获得1953年威尼斯电影节银狮奖;和与衣笠贞之助合作的[地狱门],获得1954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
 
三年时间,京町子主演了三部在国际上获大奖的影片,可谓风光无限。在这两部电影里,京町子都是饰演日本古典贵族女性,身穿华丽和服,举止端庄、言语温柔,有别于[罗生门]里的复杂,[虚饰的盛装]里的刻薄。
 
[雨月物语]里,京町子的角色其实是个女鬼,出场时带着魅惑的神情看向男主,引诱他进入自己的圈套。
 
男主出身底层,哪能经受住如此端庄典雅的年轻女人,向自己示爱,于是抛妻弃子,整日与其享乐。
 
京町子丰富的神情动作,赋予了角色清晰可见的鬼魅神韵。收起所谓的性感、丰腴,即使用传统日本女性的保守方式,她也能传达出角色该有的诱惑性。
 
[地狱门]里,京町子饰演贵族之妻加娑,被救了她并立下大功的武士看上。
 
武士坠入情感深渊,即便搭上性命也想要得到她。加娑作为诱惑性角色存在,本身并不展现视觉层面的诱惑性,而是极其端庄典雅,心思缜密。由于已为人妻,加娑不能接受武士的求爱,但又不愿让自己的丈夫身除险境,于是非常冷静的设计让武士杀死自己,终结这段孽缘。
 
这些角色,虽然扮相高贵,但对男人都有着非常直接的诱惑,某种程度上也对观众造成一种心理暗示——她的角色充满诱惑性。
 
大概这也是她成为那个年代欲望投射对象的原因之一。
 
在现代戏里,京町子的世俗及魅惑气息通过更多方式释放出来。沟口健二执导的[赤线地带]里,她饰演摩登性感的妓女,出场时伴着现代舞蹈,立马与穿和服的妓女,区分开来;小津安二郎的[浮草]中,她成了一身烟火气的上了年纪的剧团老板娘,辛酸又无奈;敕使河原宏的[他人之颜],她是个“背叛”丈夫的矛盾女人。
 
京町子能为观众呈现的银幕形象,自始至终都远不是人们从她的外形或一两个典型角色所获得的认知。
 
京町子代表作
[罗生门](1950)
[虚饰的盛装](1951)
[地狱门](1953)
[雨月物语](1953)
[杨贵妃](1955)
[赤线地带](1956)
[浮草](1959)
[键](1959)
[他人之颜](1966)
 
 
文_三科唐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老安头
经典形象!
2019-07-11   00:29
家国天下
有魅力
2019-07-10   13:59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