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快跑,青春男孩
2019-07-10 11:41
从14岁被导演选中参演[青春期的法国男孩]到今年在戛纳电影节上映的[212号房间],文森·拉科斯特走过自己演艺生涯的第12年。
 
从最初那个戴牙套的少年到去年大获好评[喜欢,轻吻,快跑]中的文艺青年,文森·拉科斯特在演戏这条路上越来越坚定起来。
 
他渴望尝试不同风格,接受来自自我和他人给予的挑战,沉浸表演并享受表演,就像他自己所说:“能将爱好与工作结合起来,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情”。
 
 
14岁开始拍电影,是怎样的机会接触电影并拍摄了[青春期的法国男孩]以及和导演相识?
 
文森·拉科斯特:其实之前一直对电影很感兴趣,但是第一次演这个戏是一个偶然,因为当时在食堂吃饭,被给了一张纸条让他去试镜,结果就被选中了。
 
但是就算选中了也没想将来一定成为演员,不过电影拍出来非常成功,我也和导演成为很好的朋友,所以之后就在一起合作。
 
其实很多年轻演员在第一部戏成功之后,不一定会继续表演,为什么你会选择日后做一个演员呢?
 
文森·拉科斯特:我很喜欢第一部剧,而且演完也很开心,但当时并没有决定从事演员这个职业,到了第二部我就想试一下,拍完以后依然非常喜欢,同时我也有作为观众观看电影的基础,我的父母都很喜欢看电影,会给我展示一些。在演过大量影片后觉得现在只喜欢演戏这个职业。
 
从最初饰演[青春期的法国男孩]到获奖片[喜欢,轻吻,快跑],对于你来说在演戏的感觉上有什么变化?
 
文森·拉科斯特:第一是变老了。第二工作方式上其实没有更大的变化,我没有去专门的电影学院学习,都是在工作过程中遇到不同的电影导演和电影人去学习。
 
我现在需要学习的是控制自己压力的方式,因为电影这种特殊的拍摄方式可能让我一天之内都在等待开机那一刻,所以需要精神上的全神贯注。另外,对于剧本也有研究和学习。
 
那你在选择作品上有什么标准吗?在十年的拍摄经历中最喜欢什么类型的角色?还有哪些训练演技的方式?
 
文森·拉科斯特:在年轻的时候一般是会演一些年轻的角色,到后面是一些比较有戏剧性的,我有时也会根据导演来选片,当然也参考其他人的建议,因为最近两年别人给出的建议会有所不同。
 
我是比较喜欢喜剧的,所以很期待得到这个类型的角色,当然我也很喜欢[喜欢,轻吻,快跑]的导演,希望能和他再次合作。
 
在拍摄中会有休息时间,一般我也做不了什么,就是休息一下或者喝杯咖啡,因为在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又需要全身心投入到演戏中。
 
当你和导演越来越熟悉之后,作为演员会不会参与进创作当中?包括为了更好的诠释这个角色而给导演一些建议?
 
文森·拉科斯特:在演戏当中会和导演有对话,虽然会和导演交流自己的想法,但是不会参与到剧本的写作中,如果和导演关系比较好,这个交流就会更顺畅一点,这也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工作方式。
 
请谈一谈今年在戛纳电影节上映的[212号房间]?
 
文森·拉科斯特:我需要在电影中掌握对话和语调。另外克里斯托夫·奥诺雷这位导演非常相信自己的演员,会让我感觉很自在、轻松,所以整个电影拍摄非常愉悦。
 
在法国有很多这种自然主义风格的电影,但是这部电影有种幽默感很不一样,而且是在摄影棚里拍的,整个拍了六个星期,很快。很多镜头可以重拍,长镜头也有很多时间思考。
 
[女儿国的杰基]这部影片虽然是喜剧,但是是关于性别颠倒的世界,有点女权色彩,因此杰基这个角色很有挑战,想知道您对这个角色的理解以及导演如何指导你演绎这种角色?
 
文森·拉科斯特:导演会把要求定的比较细致,非常强调重复,比如剧中角色导演要求我们弯腰,另外对话要求比较幽默,蒙太奇比较有难度。
 
这个剧中展现的是一个父权世界,所以会有一些暴力的揭露,但是它是从幽默的角度来说,另外正是展现了这种性别的颠倒,才突出性别中比较荒诞的部分,导演会要求我展现屈从、脆弱,所以会一直弯腰。
 
除了动作有清晰要求外,因为导演从前是做动画的,所以在视觉上也有自己的要求,比如会让我穿上比自己的脚尺码更大的鞋子,穿上厚的袜子,因此达到在走路时不一样的感觉。
 
你在[喜欢,轻吻,快跑]中饰演的是一个同性角色,导演是怎样将你带入进去的?
 
文森·拉科斯特:首先,导演让我看了几部电影来吸收灵感比如[我自己的爱达荷](My Own Private Idaho,1991)以及王家卫的电影。
 
导演也会带我们了解90年代的氛围。90年代有很多同性恋作家,后来死于艾滋病。导演带我们了解他们的作品以及当时的整个氛围,还会给我们90年代的香水,从氛围、情感上启发我们。
 
在饰演这个角色时并没有把它当作是一个同性恋的剧本,而是一个非常浪漫的、又有些悲伤的爱情故事。
 
在剧中我所饰演的角色有点像导演自己,所以有的镜头是去导演以前的住所去拍摄的,导演对我们说不要有任何禁忌,真诚的对待角色,包括服装、姿态都要非常自信,展现出自己的吸引力,明确自己的性取向并从中得到愉悦,所以非常强调姿态、眼神和情感的流露。
 
 
有没有看过[以你的名字呼唤我]?有没有想和蒂莫西·柴勒梅德合作的想法?
 
文森·拉科斯特:当然看过,我觉得这部电影非常轻松,讲述的是在意大利夏季度假氛围下欲望诞生的一个过程,而我演的这部影片设计同性恋等。
 
我和这位导演在电影节中碰面过,如果有机会和他合作也非常荣幸。电影中有一种轻快的东西,同样讲述爱情故事,话题可能会沉重但是导演用的是一种轻松的方式讲述。
 
在[女儿国的杰基]中与夏洛特·甘斯布合作是一种什么体验?还有表演现在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文森·拉科斯特: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演戏是我最大的爱好,用这个爱好来工作是非常幸福的。
 
而且世界上有很多优秀的电影人,对我来说是汲取不尽的机会,更何况还有很多伟大的电影人没有诞生,未来也会做出更多伟大的电影。
 
想请问日后的规划,比如有没有舞台剧、电视剧的打算还是说钟情于大银幕?
 
文森·拉科斯特:只要我感兴趣的都会去尝试。长期希望是可以做不同的东西,也可以是更多的电影或者更多的形式。
 
我觉得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舞台剧可能会有一些不同,会有一些不同的限制,我有过一次舞台表演的经历所以有机会的话会很愿意尝试。
 
[阿曼达]这部电影是与小朋友的合作,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文森·拉科斯特:一开始认为和小朋友演戏比较有压力,会想小朋友会不会演戏啊、戏中的情感会不会影响她的生活之类的问题。
 
后来在演戏过程中发现小孩是知道自己在演戏的,比如她会有流泪的场景,戏演完后她会进入自己的生活。
 
而且因为我自己没有孩子,周围朋友也没有孩子,所以在最开始会比较害羞,会思考很多比如小朋友不认真的时候要告诫她或者她太紧张的时候要逗她笑,设想了很多,但是后来发现和她合作其实和成年人合作一样。
 
因为规定小朋友每天只能演三个小时,所以上午和她一起演,下午演自己的镜头,所以还算很轻松。
 
因为你比较喜欢喜剧,所以影史上最喜欢的三部喜剧电影是什么?
 
文森·拉科斯特:第一部是[非亲兄弟]( Step Brothers,2008),是威尔法瑞尔( Will Ferrell)出演的,第二部是[酒会]( The Party,2017)。
 
第三的话,我对意大利5、60年代带有政治色彩的电影很感兴趣,因为一方面是喜剧形式,另一方面则会反映时代的政治背景,比如意大利导演阿尔贝托索尔迪( Alberto sordi)也在其中出演的一部喜剧[老女人的钱财]( Lo Scopone Scientifico,1972)。
 
2019年你有很多电影作品,能否谈一谈今年的工作?
 
文森·拉科斯特:第一个是和昂托盎导演的[领袖的诞生],这是这位导演第一部作品,也是我很多年的朋友。
 
这次经历比较特别,因为以前都是跟年纪偏大的导演合作,这次是一个朋友,所以比较特别。我演的是一个过气明星,他在剧中重新进入电影圈饰演戴高乐的故事。
 
第二个片子是一个讲述埃尔及利亚战争的故事,也是一个真实的人物,其中包括死刑等比较灰色的元素。
 
第三部是和里斯托夫·奥诺雷合作的[212号房间],电影是受美国2、30年代喜剧的影响,所以整个电影是在摄制棚里拍摄,时间比较快。
 
想问一下和昂托盎导演合作的[领袖的诞生],是一部轻松的关于演员扮演的片子,在演的时候是否是完全放松的本色出演,日后还会不会和这位导演合作吗?
 
文森·拉科斯特:因为是一部短片,导演又是自己的朋友,在合作当中非常的顺畅,因为我自己也算是跟下来这个项目,所以我俩不用太多言语的沟通就可明白彼此的意思。
 
我们其实讲述的是同一个故事,我是通过演戏的方式,而他通过写剧本的方式。
 
如果将来有机会当然想一起合作,而且我相信他将来一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导演,我很欣赏他。
 
 
 
 
采/编_子真
图片提供_电影学堂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晨光贵贵
华人风采实力雄厚使人令人相看
2019-07-11   10:57
云小主
😶
2019-07-10   23:43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