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我心绘梦
2019-07-10 16:29
2001年,打破隐退宣言的宫崎骏拿出了一部让人瞠目结舌的大作——[千与千寻]。308亿日元的票房收入,至今稳居日本影史票房榜首。
 
如果说平成年的电影,真正超越了上几个时代的,以吉卜力工作室为代表的动画电影当之无愧。若干年后再回首,平成年代动画人的辉煌,也许会让后来人苦苦追赶、无法超越。

宫崎骏的神话

最近在内地热映的[千与千寻]是一部重映老片,首周却在市场反响上轻松压制了皮克斯新片[玩具总动员Ⅳ],截止7月第一周,票房已破4.5亿,日本动画电影在海外市场扬眉吐气了一把。
 
这可能属于东西方观众审美情趣的差异,毕竟饶是美国人对宫崎骏再推崇,他的动画在北美上映的成绩最高不过300万美元,显而易见的水土不服。
 
中国观众却对[龙猫]、[千与千寻]这样的老片重映来者不拒,除了一部分观众出于“补票”心理,还有大把以前没看过这些动画的新观众,他们被吉卜力的想象力、精美的手绘作画吸引。
 
放到现在这个为3D动画主导的时代里,日本的传统2D手绘动画非但不过时,还新鲜得很。当然,[千与千寻]的走红,证明了经典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经典。
 
 
[千与千寻]那一长串受赏历里,最耀眼的是第52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欧洲三大电影节唯一一次将最高奖授予动画电影,也是日本电影继[武士道残酷物语](1963)后第二次斩获金熊。
 
此后宫崎骏成为威尼斯常客,数次入围主竞赛单元。
 
在黑泽明、今村昌平等大导演去世后,能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有底气称大师的寥寥无几,宫崎骏是其中底气最足的一位。
 
他和他的吉卜力工作室,以近乎手工作坊的工作方式,让世界为之侧目,美国的动画制片人都跑来向吉卜力学习运动分镜。
 
可惜的是,高畑勋去世后,吉卜力后继无人,乃至宫崎骏再次出山,打破隐退宣言,要再做一部动画。
 
对于宫崎骏本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老烟民戒烟失败的逸事,而对于日本动画界,如果在令和时代最值得仰仗的仍然是宫崎骏,那是一件挺悲哀的事。
 
话说回来,宫崎骏两次爆发出强劲小宇宙,用大卖之作为吉卜力续命,根源都出在为老友高畑勋收拾残局。
 
一次是平成初年的[魔女宅急便],前一年[萤火虫之墓]和[龙猫]被寄予厚望之下大热倒灶,宫崎骏只得放下身段做投观众所好(尽可能摒弃个人趣味)的动画,魔女琪琪和黑猫吉吉一飞冲天,顺势打破了动画电影的票房纪录,从此宫崎骏和吉卜力的招牌成为票房保障。
 
 
另一次则是高畑勋的[我的邻居山田君]再次惨败,隐退状态的宫崎骏复出,用[千与千寻]确保了吉卜力之后若干年的运营资金。
 
都说高畑勋是个艺术家,而宫崎骏在保持理想主义的同时,意识到要做出受大众欢迎、赚钱的动画,但宫崎骏从始至终,做的都是自己想做的事情
 
押井守讽刺吉卜力是苏维埃帝国、宫崎骏是独裁者,不无道理。要知道,进入平成年后的日本电影界,早已形成了一套制作委员会体系,真人电影的拍摄受各方掣肘自不用说,动画制作也不得不在各个利益链条下进行。
 
相比之下,属于宫崎骏和高畑勋的吉卜力第一、第二工作室,宛若世外桃源,在企划案通过后,二老可以用自己的步调完成作品。
 
这种如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理想创作状态,倚仗的既是宫崎骏的个人威望,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宫崎骏一直在大卖,找不到理由插手。
 
可是这种完全依赖个人能力的模式是没办法长久的,宫崎骏隐退、复出的七进七出便是明证,而以迪士尼为代表的制片人体系更符合大势,能够稳定、成规模地出品拳头产品。
 
不过这已经不属于宫崎骏和铃木敏夫那代人的任务了,他们为日本动画已经做得够多了。

虚假的战国时代

前段时间,动画制作公司MADHOUSE被举报强制加班,画师一个月工作超过200小时,这家素来以制作高质量动画闻名的公司,一下子变成了黑企业代表。
 
其实这在日本业界已是常态,多少满怀热情的年轻人进入动画公司,在密集劳动和低收入压力下消磨了热爱。这就是之前所说的动画制作委员会体制的弊端,利益被层层盘剥,动画制作公司光卖命却分不到几个钱,底层画师的艰险更不用说。
 
整个产业链在上游出了问题,这就是目前日本动画最大的困境。
 
MADHOUSE的前社长丸山正雄也许是平成年代最重要的动画制作人,再没有他人能对标这个传奇人物,真要说的话,他会让人想起以前大映的社长永田雅一,皆为一时之雄。
 
先不说他制作的众多能够代表日本最高水准的TV动画,就说他先后发掘的动画监督——今敏、细田守,就可见此人眼光之毒辣。
 
吉卜力工作室之外,最重要的几位动画导演,庵野秀明靠一部作品吃一辈子、押井守和大友克洋在九十年代后颇有江郎才尽之感,而今敏和细田守能够稳定地做出让人赞叹的动画,离不开丸山正雄的扶持。
 
当年细田守在吉卜力碰壁而归,是丸山正雄给了他施展才华的舞台,这才有了[穿越时空的少女]、[夏日大作战]等佳作问世。三年前,片渊须直的[在这世界角落]也是出自丸山正雄手笔。
 
 
细田守和片渊须直,分别师从于宫崎骏和高畑勋,在吉卜力工作室都坐上过监督席([魔女宅急便]、[哈尔的移动城堡]),最终却在宫崎骏的高压下黯然离场,反倒在丸山正雄手下得到翻身机会。
 
更不用说今敏,如若不是其英年早逝,凭他的才华和国际声望,何愁宫崎骏老去后日本动画的未来。
 
丸山正雄成为制作人前首先是个动画人,他年轻时可是和手冢治虫共事过的。另一位风头正劲的动画制作人,在动画领域只能算门外汉了,那就是东宝的川村元气。
 
大名鼎鼎的川村P现在既是细田守动画的制片,也是新海诚的制片并联手后者做出了大卖250亿的[你的名字。]。
 
在遇到川村元气前,新海城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众动画监督,哪怕是代表作[秒速五厘米]也没有脱离宅圈范围。
 
新海城尝试过不少能够让大众接受的动画类型,其中还包括吉卜力风格的[追逐繁星的孩子],失败后最终退回了舒适圈([言叶之庭])。
 
在川村的企划下,[你的名字。]保留了新海诚的精致画面,又讲了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故事,加上受大众青睐的爱情题材,有些意外地缔造了[千与千寻]后最大的票房奇迹。
 
那么川村元气是不是“迪士尼”那一类的制片人呢?至少现状是,东宝无法量产[你的名字。],或者退一步,什么时候东宝能量产[怪物之子],那么不依赖导演个人才华的制片人中心制,才算走通了。
 
这几年的日本电影市场被动画电影统治,每年票房前十动画都占了半壁江山。
 
从[精灵宝可梦]到[哆啦A梦]、[名侦探柯南]等每年一部的国民剧场版,以及东映的[龙珠]、[海贼王]等少年漫剧场动画,煞是热闹。这其实也是一种IP经济,当TV动画的BD碟越来越难卖时,剧场电影便是制作方和电影公司达成共识共赢的赢利点。
 
都说21世纪的前20年是偶像的战国时代,其实也是动画的战国时代:龙猫、EVA、千寻纷纷靠边站,凉宫春日、小圆、圣杯战争等更宅圈的IP,迸发出了惊人的商业价值
 
这是细分市场的成果,对日本动画的未来是风向标的意义,还仅仅是兴奋剂,那只能由下一个十年给出答案了。
 
 
文_朔夜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2019年7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凌霄公子
致敬经典!
2019-07-11   09:24
不知不觉
终于不见小广告
2019-07-11   07:45
一江春水
😃
2019-07-11   06:23
爱看电影
👍
2019-07-10   23:23
Ada
😍
2019-07-10   23:15
秋收冬藏
2019-07-10   22:38
pocketme(猴哥)
👏
2019-07-10   17:21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