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电影院简史
2020-04-20 12:41
疫情覆盖下,经济形势一片哀嚎。电影这个一向抱着金主大腿生存的行业也随之迎来了又一次寒冬。
 
往日人头攒动的电影院成了人们绝不敢踏足的虎狼之地,新冠状病毒还没搞死电影,这个附属空间看起来却到了半死不活的境地。
 
作为一个历经百年的存在,电影院从诞生到如今,历经很多起伏,年幼的跌跌撞撞,青年的自我怀疑,中年的生存危机相比之下,眼下的困境也就算是小打小闹了。 
 
私人到大众
 
众所周知,电影诞生于法国,但将电影发扬光大的,却是美国人。电影院也是。
 
1896年,电影诞生后的第二年,影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所放映机厅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开业。
 
说是放映厅,其实就是在室内架好放映设备,再配几把椅子,放映的也大多是较短的风光片。
 
虽然条件比较简陋,却改变了电影沦落街头、露天放映的局面,还能帮商家赚上一笔。比当时还沉浸在私家剧院,精英电影艺术窠臼中的法国,向前迈了一大步。
 
美国电影行业虽没有赢在起跑线上,却在将将满月时显现出了高瞻远瞩的优势。
 
和现在哪儿都能看电影的情况不同,没有光碟、网络的年代,放映设备稀少且昂贵,电影几乎离不开电影院。
 
花巨资购买拷贝的片商,若想实现利益最大化,只有尽可能增加单次放映的收益。
 
这种情况下,一个独立的放映场所——电影院就成了必然,既能最大限度地将观众搜罗到一起,防止逃票,避免剧透,还为电影这个起点不高的娱乐方式增加了一些仪式感,于利益和名声来说都有害无益。
 
 
1905年,电影院出现了新形式:镍币影院,也叫做“五分钱电影院”,是电影业发展初期美国电影院的通称,因其入场费只需五分钱而得名,是今天电影院的前身。
 
6月19日,美国第一家镍币影院在匹兹堡开业,老板是房产经纪人约翰·哈里斯及其妹夫哈里·戴维斯。
 
他们用大型歌剧演出后遗留下来的96张座椅,以及挂在墙上的幕布,把一件繁华商业区的空商店改造成了小戏院。镍币影院以其低廉的票价,吸引了大量社会底层贫困移民,营业时间从早上八点持续到午夜。
 
虽然放映的影片不新鲜,都是类似于[火车大劫案]这样两年前的片子,但不妨碍它场场爆满,镍币滚滚而入,每星期平均收入千元以上。
 
镍币影院的成功在美国掀起一个效仿的热潮,许多移民到美国的犹太人抓住了这个商机,很快,这种电影院就覆盖了美国各州。
 
1906年,匹兹堡约有100所镍币影院,到了1908年,这个数字翻了40多倍,处于营业状态的影院达到4000多家,每天能招揽200万名观众,每周播放三到七部新片,内容更加丰富,门口也开始出现展架和电影告示牌,有了标准影院的框架。
 
镍币影院的出现,极大地刺激了美国发行放映业的发展,电影逐渐与其他娱乐方式分道扬镳,开始形成自己独立的产业。
 
第一所放映机厅诞生后的第12年,电影通过这种廉价的方式,走过摸索的放映阶段,开启了它的第一次黄金时代。
 
遍地开花到寡头垄断
 
20世纪初,电影院在美国渐成气候,大洋彼岸的欧洲和中国也没闲着,都出现了各自不同的影院生态。
 
1907年,位于波兰西北部什切青市的“先锋电影院”正式营业,且一直运行到今天。可能是现存最古老的影院,曾多次易名。最初叫做“太阳神”影院,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更名为“世界剧场”,1950年后又叫做“奥德拉影院”。
 
它坐落于一座老式建筑,面积不大。最初可以容纳160人同时看电影,而如今,只能容纳80人。
 
据资料记载,先锋影院主推非商业、有挑战性的艺术电影,观众们可以喝着咖啡、品着红酒欣赏电影。与欧洲人的艺术精神,迷之契合。
 
与欧洲影院的文艺气质相比,中国最早的影院可市井得多。
 
1903年7月,来自西班牙的放映商安东尼奥·雷玛斯历经多次勘察试验,终于为电影放映选好了地点——位于上海公共租界四马路的青莲阁。
 
这是个茶楼,名字挺雅,取自李太白的“青莲居士”,感觉和卢米埃尔兄弟当初的咖啡店有点像,实际上却是个类似怡红院的地方。
 
 
导演程步高在传记中曾写:“……实则是个藏污纳垢之处,大小流氓三五成群,有的坐台饮茶,目观四处,有的穿插人间,耳听八方。日日夜夜,风雨无阻。三教九流、警匪暗探,都会在这蹲点往来。”
 
承担起了老上海近半的皮肉生意,白天黑夜皆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下瞰宝马香车,红男绿女,实为洋场一景。
 
来这寻欢作乐的人大多不吝惜钱财,是很好的平民销金窟,雷玛斯将放电影的地点选在这儿,很是高明。
 
15分钟的片子,30文的票价,凑满20人就放上一场,泡妞儿、赌钱、听曲儿、取乐、看电影,没一样耽误,虽是乌烟瘴气的鬼地方,却给了中国电影最初的安身立命之所。
 
1908年,赚得金山的雷玛斯离开青莲阁,在虹口海宁路修建虹口大戏院,中国第一家正式电影院建立,走上了国际统一的标准。
 
 
1914年,德国科隆举办世界博览会,做了一个工艺联盟展览剧院,改变了传统剧场的平面样式,类似现代电影院的倾斜构造。
 
可惜,欧洲电影业受一战的影响太大,没有发展起来,世界电影的中心又一次转移到了美国。
 
1915年,大卫·格里菲斯拍摄了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这部高规格的史诗巨制影片,点燃了美国电影市场。小打小闹的的镍币影院,已经不能满足产业发展需要,更大更完备的影院呼之欲出。
 
为了给观众更刺激的观影体验,好莱坞各大公司开始建造大型影院,这就是1920年左右兴起的电影宫。
 
这种影院不少模仿了古典式的豪华宫殿,配有意大利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的精美装饰,数千个座位,服务人员统一制服,还有管弦乐现场配乐。
 
为了营造氛围,影院还布置了许多色彩斑斓的灯光,让观众仿佛置身于广阔的宇宙中,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电影宫还确立了许多现代影院的设施标准:前低后高的位次排列;围绕屏幕,圆弧状的座位摆放是真正意义上现代电影的开端。
 
1930年,美国经济大萧条,许多豪华的电影宫被击垮。为了维持生存,影院的经理将点心、瓜子、糖果拿到影院出售,最具标志性的就是爆米花。
 
在镍币电影院时代,影院内部是不允许售卖食品的,工作人员怕食物掉在地摊上难以清洗。但是观众不管这些,依旧偷偷带零食进影厅。
 
在电影宫的推广下,看电影吃爆米花成为了一种观影习惯,爆米花加可乐的组合也成了影院的标配,一直延续到今天。
 
为了尽可能多的赚钱,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开始收购影院,数量越多,本公司电影的销路也就越广。没多久,美国电影院线市场80%掌握在八大公司手中,电影托拉斯形成。
 
电影院出现30多年后,终于成为了大制片厂垄断的一部分。
 
1938年,美国司法部起诉好莱坞八大电影公司,垄断电影行业, 违反了反垄断法。严重侵害了其他独立公司,进入电影制作、发行行业的权利。
 
官司一直持续了10年,就是影史上非常有名的“派拉蒙法案”。
 
最终八大公司妥协,卖掉了自己的院线,只管影片制作和发行,院线经营实现了独立自主,现代意义的院线制确立。此时距电影院诞生,也不过50年的光景,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众乐乐到独乐乐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多厅影院在欧美国家出现,当时,大部分影院已经有三到五个放映厅,传统影院都是一个大厅的放映模式,影院为了盈利,只能追逐有最大票房的影片上映。
 
而想看其他类型电影的观众,很难找到观片场合,观众不断地流逝。多厅影院的建立,改变了这一状况,真正实现了并联式放映,将观影空间的公共性发挥到最大。
 
现在,许多影院已经多达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放映厅,足以满足不同观众的需求。它创造了一种良好的看电影氛围,唤起了人们看电影的愿望,也促进了电影业的发展。
 
流媒体的兴起让电影从公共场合再一次回到私人空间,有关电影院是否会消失的争论也此起彼伏。
 
不能否认,流媒体平台为观众提供了在家看电影的便捷,让观众和新片之间减少了走到影院这一过程。但增加了一种观影方式,并不代表电影院失去了价值。
 
 
宽银幕、杜比声、3D、4D、5D带来的独特体验,只有坐到电影院里才能体会,这些附加的观影感受需要硬件条件的支撑,不仅仅是一台电脑就能搞定的。
 
而且作为一个营业性质的服务场所,影院如今的功能早已经不是放映这么简单,它还在为观众提供一种全方位的电影服务和氛围,承担着观影仪式感、娱乐性和社交性的多重功能,绝非只看一部电影这么简单。
 
成长了100多年的电影院,深谙电影艺术表皮下那层供人消遣的里子,所以才能从咖啡厅、茶楼的附属品独成一家,并不断完善壮大。
 
光碟盛行的年代,影院依旧热闹,流媒体观影的火爆也不会让电影院门可罗雀。不破不立,眼下的难题或许是影院新一轮的改变和机遇也未可知,毕竟以前的起起伏伏也很多了。
 
 
文章首发自《看电影》杂志2020年4月号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扫描二维码
关注看电影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版看电影
IOS版
安卓版